社工在难民安置之旅中的角色

Categories: Open Homes, Refugees

Jennifer Glassmyer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在西雅图机场迎接难民家庭的情景。「他们是索马里人,单身母亲怀着身孕,带着四个孩子一起旅行,其中一个还身有残疾。他们之前从来没坐过飞机,我们很紧张,不知道他们能否顺利通过海关。我和一位女士等在行李提领处。她是这个家庭的朋友,以前和他们一起在肯尼亚难民营里住了好几年,但是他们可能有五年没见面了。他们花了很久才过了海关,但是他们一走出门,两位女性就跑向对方,互相拥抱,然后开始用索马里语交谈。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心潮澎湃,难以自已。」

美国国务院与九个国家机构开展合作,安置难民。Jennifer所在的西雅图犹太家庭服务(JFS)就是从这九个机构接收难民的非营利组织之一。帮助流离失所的人士是美国犹太社区的优良传统——正如JFS网站所说的:「我们的社区明白离开自己的家园,并在外国土地上重新定居是什么样的感受。」

JFS也是Open Homes合作伙伴,与爱彼迎房东开展合作,为西雅图地区的难民提供免费临时住房。我们和Jennifer坐下来谈谈她的工作,进一步了解难民的安置过程,以及她的动力所在。用她的话来说,就是「利用身为美国公民的『特权』来帮助那些没有美国公民身份的人」。

跨文化背景

Jennifer在高中时离开美国,在比利时度过了一年。她对帮助难民的兴趣正是在这时萌发的。「我很快就震惊地发现,当地有许多来自北非和中东的难民,这也是2012年的热门话题。当地的反移民情绪确实令人惊讶。」 回到美国后,她进入华盛顿大学深造。受到在比利时所见所闻的影响,她选择加入叙利亚难民危机特别工作小组。她发现,与难民打交道是「法律、社会学和语言的融合——这些都是我喜欢且非常感兴趣的领域」。该工作小组向JFS引荐了她 ,之后她在JFS担任了两年多的个案经理和难民到达前的协调员。

帮助难民

美国国务院向JFS分配需要安置的难民客户,难民到达美国后的头三个月内,社工为他们提供协助。「三个月看起来很短,」Jeniffer表示,「因为的确如此!因此,我们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帮助他们获取各种服务——医疗、教育、住房——有了这些服务后,他们才能获得长期的稳定生活。」 社工帮助难民报名非母语英语课程,参加医疗保险,为他们的子女安排学校和日托,并指导他们走上就业道路——这一切对新来乍到的人来说,很难独自搞清楚。

Open Homes计划如何提供帮助?

虽然社工的最终目标是帮助难民家庭获得长期的稳定生活,但临时住房也可以在这段旅程中发挥关键作用。「在每位难民到达之前安排好永久住房是非常困难的,过去我们唯一的临时选择是昂贵的酒店。Open Homes伙伴关系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。」这一合作不但减免了临时住房的成本,还让新来乍到的难民有了家一般的住宿环境。他们可以在厨房里做饭,孩子们可以在院子里玩耍,这对于处于初始过渡期的难民来说非常有意义,这也是和酒店不一样的地方。

Jennifer表示,JFS 「迄今为止与所有Open Homes房东都有极其积极的合作体验」,有些房东「过去也曾经接待过难民,这是他们真正热衷的慈善事业。」 尽管如此,成为Open Homes房东不一定要有经验,而且我们的合作伙伴在住宿全程中都会积极参与。来自JFS (或爱彼迎的其他合作伙伴)的个案经理启动流程,然后与潜在房东发消息并确定预订详情,并在难民房客的住宿期间担任主要联系人(一般每天都联系)。

对于无法敞开家门,但仍希望出力的当地人士来说,还有其他方式帮助难民群体。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帮助方式,包括实物捐赠、担任导师和志愿工作,所以Jennifer建议您在网上查找所在社区的难民安置机构,然后直接询问如何提供帮助。

长久的影响

说到帮助难民如何影响了自己的观点,Jennifer表示:「我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,在20多岁时开始与难民打交道,这样的经历对于塑造我的世界观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。我开始乐于了解他国人民,我认为这种心态有助于打造社区感。」

她还说,「 这项工作也教会了我如何利用身为美国公民的『特权』,来帮助非美国公民。我们通常不把美国公民身份看作一种特权,但它真的是。这打开了我的眼界,让我明白了我的情况与那些努力成为美国公民的人相比是多么优越,因为我一出生就是美国人。我什么都不用做,就能获得公民身份。认识到这一差别后,我更加尊重自己的公民义务,以及我可以对整个国家产生的影响。」

插画师:Courtney Brendle

 

Up Next